元尊之一个神级酒师 第一章穿越

小说:元尊之一个神级酒师 作者:护余生 更新时间:2020-11-15 15:34:08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在一个不知名酒馆里,

  “墨柒,你到底愿不愿意成为我们组织的酒师。”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,用力的砸了一下桌子,墨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拿着一杯酒,又反问向那名男子,“你知道这是什么酒吗?”墨柒在问这句话是还轻轻喝了一口杯里的酒,“这是什么酒,我怎么知道。”那名男子显然开始有些不耐烦了。

  “这是monyo,是一种啤酒,翻译过来就是“蒙约”,那你知道他代表什么吗?”墨柒仿佛没有听见男子的不耐烦。

  “墨柒,你别给我耍什么花招,如果你今天不加入我们的组织,我可以说你活不过两天。”

  男子怒喝道,

  “这monyo,代表的是自由。”墨柒仿佛没有听见男子的威胁一般,依旧在说着。

  “自由,这么说你真的不打算加入我们的组织了吗?”男子听见自由两字,瞪大了眼睛,然后有些不可思议道,毕竟在他看来,墨柒如果不加入他们组织,恐怕会直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。

  “是啊,不加入,虽然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,自由,多么奢侈的名词啊,从古代到今天,多少人为了这个名词连命都丢了,在别人看来,十分不解,但是当自己真正感受到这种失去自由的感觉,确实多么渺小无助,好了,我是不会加入的,请回吧。”墨柒在死亡与自由前,依旧选择了后者,同时发出了逐客令。

  “行,可以,希望你活的过今天。”那名男子指着墨柒说,然后快步走出了酒馆。

  墨柒没有再说话,而是在一口一口喝着monyo,许久墨柒终于又开始说话了,“也许吧,活不过就活不过吧,也许我当初不应该学习酿酒和调酒的吧,现在麻烦这么多。”墨柒叹了一口气,学习调酒和酿酒是他爷爷要求的,当时他还感觉很新奇,但自从成为世界顶尖的调酒师和酿酒师后,他突然发现一个道理:人这种生物,总是喜新厌旧的。就像墨柒他自己,从一开始的感觉新奇,到后面登上后的厌恶。

  “这就是人吧,一种贪得无厌又喜新厌旧的生物。”墨柒又叹了一口气。

  自从他成为世界顶尖的调酒师和酿酒师后,他又把调酒师和酿酒师的一切融汇贯通了,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酒师,对,没错,他也贪了,如果没有成为酒师,恐怕他现在还在优哉游哉的生活吧。

  一杯酒,量不多,很快就喝完了。墨柒站了起来,眼神有些迷离和迷茫,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,走到了大马路上。

  嘟嘟——一个完全没有车牌的汽车急速驶来,但是却没有踩刹车,“这就来了吗?好吧,反正也早已厌恶这个世界了。”墨柒张开双臂,就站在路中间,等待着死亡的来临。

  砰——墨柒飞了出去,倒在不远处的地方,而那辆撞了他的车却飞快的开走了。血液从他的身体里不断流出,折断的肋骨插进墨柒的心脏,是的,他离死不远了。

  在生命的最后墨柒好像回光返照了一般,睁开了双眼,看着湛蓝的天空,突然有一个虚幻的东西从他身体里飘了出来飘向天空,而天空中,却突兀的出现了一个裂缝,但是没有人看见那道裂缝,只有墨柒看到了裂缝,当然是灵魂状态的他。

  墨柒只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在漂流一样,不断的流向未知的地方。

  “好黑,这是哪?我不是被车撞死了吗?”这是墨柒最后的意识。

  某林子里,一名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少年从天而降,直接倒在地上。

  不远处,一位体态纤细修长的青衣少女此时正背靠着一棵树,一双明眸饶有兴致的看着那名从天而降的少年。

  她仔细的打量那名少年,发现他昏过去了,然后径直走向古老森林深处,在路过一颗树时清清淡淡的喊了一句:“吞吞,带他回去。”

  嗷嗷——一只小兽从树上跳了下来,十分不乐意的叫唤了几声,以对青衣少女表达出自己的不满。

  青衣少女没有理会吞吞的不满,而是又说了一句话,语气比之前的语气里多了一点愤怒“不要我说第二遍,吞吞,快去把他带回去!”

  听到青衣少女的话,吞吞可怜巴巴的看向青衣少女,只见青衣少女的脸依旧那么冷冰冰的,吞吞如一只小狗一般无奈的跑到少年身边,将少年背了起来,然后迈开步伐,迅速跟上了走在前面的青衣少女。

  但是,吞吞实在是太小了,所以背着少年显得格外怪异、诡异。

  只见少年的身体在路上磕磕碰碰,把原来一点没有伤痕的身体,变得伤痕累累,也许这就是来自吞吞的报复吧。

  一女一男一兽,就这样行走在古老的森林里,偶尔间,森林深处出现一道充满凶煞之气的兽吼声咆哮而出,然而每当这个时候,背着那名少年的吞吞,也会在那时,发出一声声音不大的兽吼声,虽然声音不大,但是每当吞吞吼出时,这整一片古老的森林都骤然安静了下来,显然它们都很害怕吞吞。

  半个时辰后,青衣少女的脚步停了下来,而,吞吞则是显得出一脸的激动。

  终于,终于到了!终于,不用在背他了!

  此时吞吞的内心都快激动死了,摇着小尾巴,别提有多高兴了!

  在茅屋之前,那里有着一张躺椅,此时一位黑衣老人,正安然的躺在上面,轻轻摇晃。

  青衣少女那对明眸扫了少年一眼,声音清澈而又淡淡的道:“黑爷爷,我发现了一位少年,并把他带来了,也不知道现在他有没有死。”

  听到青衣少女的话,黑衣老人差点从躺椅上摔了下来。

  “夭夭,你说什么?你带回来了一个男人,不过,居然还有人能够进来,有些不可思议啊!”

  说着说着黑衣老人走到了少年的身边,接着黑衣老者发出不可思议的声音:“咦,还真是神奇,他一个没有修炼的人,居然能来到这里,没想到啊!他居然能活着到这里。”

  黑衣老人看了看少年,然后对着夭夭道:“他现在不会死,不过之后会不会死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夭夭:“……”

  吞吞:“……”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