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个演武台周围,所有人看向周元的目光都是如同见鬼一般,因为他们很清楚,这一次,周元并没有催动任何源纹的力量。

  所以,那一脚,完全是周元身体的力量。

  可这种身体素质,就算是开了三脉的人都比不过吧?!

  他们这位据说无法开脉的殿下,什么时候强到这种地步了?

  苏幼微也是玉手掩着红唇,俏脸上满是难以置信,她之前一直不明白为何周元会信心十足,然而到了眼下,她才明白…原来,周元一直是在藏拙!

  那高台上,原本等着看一场好戏的齐岳,林枫,柳溪三人脸庞上的笑容也是在此时凝固下来,进而脸色都是一片铁青。

  这般变化,实在是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意料。

  而东侧观武台上,墨柒嘴角一扬,笑了起来,他是知道周元肉身力量的,在他的感受里没有开四脉敢硬抗周元这一脚的恐怕除了他以外,没有人敢在没开四脉时硬抗这一脚。

  与此同时,在那观武台上,楚天阳也是面带惊色的望着这一幕,眼神惊疑不定:“周元殿下力量怎么会如此之强?”

  他可是很清楚的,周元是一个月前才能够开脉修行,而先前他那一脚的力量,却是比一般的三脉者还强!

  他想了半天都想不明白,只能暗暗摇头,不过心中倒是松了一口气,看来周元此次参加大考,也是有着一些底气。

  难怪一月前他说会考入甲院,原来是真有这本事。

  在楚天阳身旁,那徐洪也是瞧得了周元获胜,当即眉头微皱了一下,但并没有说什么,周元先前展现出来的力量虽然令人惊讶,但想要进入前十,却是不太可能,所以也没必要担心。

  在那各方惊异的目光中,周元在听到裁判判决后,便是在那众多目光注视中跳下了演武台,走向苏幼微。

  随后,两人交谈了几句,苏幼微又被叫上场了,当然对手是直接投降的。

  ......

  演武场上,一阵闹腾,许久后方才渐渐的平歇下来,所有的新生,都被分入了各个院府。

  “今日大考正式结束,所有人以后进入所属院府修行,不可懈怠。”楚府主沉声说道。

  演武场上,诸多少年少女也是恭敬应道。

  诸事完毕,楚府主看了一眼周元,苏幼微所在的方向,冲着他们微微点头,然后便是转身而去。

  演武场中,一片热闹,众多少年少女则是欢喜异常,从今天开始,他们就脱离了新生的身份,成为了大周府真正的学员。

  而真正学员与新生之间的待遇,也会截然不同。

  周元叫了苏幼微一声,就打算离去,不过却是忽有所感的抬起头,在那不远处的高台上,齐岳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,眼中闪烁着森森寒光,然后转身而去。

  周元望着他离去的身影,眼神同样是有些冰冷,他修长五指轻轻弹了弹,他知道,与齐岳的争斗,并不会因为大考落幕而结束,反而随着他进入甲院,恐怕之后的交锋,将会更为的激烈。

  不过周元对此却是丝毫不惧,因为他知道齐王府在谋夺大周府,而身为大周殿下,他自然是不会让得他们如愿。

  那齐王他暂时还对付不了,但至于这齐岳,接下来,倒是要好生的与他斗上一斗了,不过如果可以的话还可以让墨柒哥灭了齐王府,至于大武王朝的仇还是由他自己报,周元看了一眼在东观武台上的墨柒和夭夭两人,当然仇还是自己报比较好,如果连仇都要别人帮他报,那周元未免感觉自己太废了,当然他可没有这么废。

  王宫。

  周擎点点头,笑道:“说起来夭夭姑娘的确算是我们的贵人,来,我敬你一杯。”

  他话刚落,秦玉就不满的看了过来,夭夭在她看来也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少女而已,周擎这般作为,简直就是带坏小孩。

  不过还不待她说话,原本是不搭话的夭夭倒是明眸微亮,玉手端起了酒杯,一饮而尽,豪爽异常。

  周擎一愣,再瞧得秦玉不满的目光,尴尬的一笑,赶紧将杯中酒喝尽,只是再不敢提起敬酒之事。

  …

  齐王府。

  一间书房中,油灯中有着火石燃烧,昏黄的光芒,散发开来。

  在书桌后,一名身着黄袍的中年男子端坐,他翻看着书籍,面色淡漠,眉宇间颇有冷肃之气,一股若有若无的压迫感,散发出来,令人不敢轻视。

  在他的书桌前,齐岳垂手而立,面容恭敬。

  “你是说,那个废殿下,如今能够开脉修行了?”安静了半晌,黄袍中年男子终于是将目光从书籍中移开,淡淡的道。

  “是的,父王,他以开两脉的实力,打败了四脉的林枫。”齐岳立即应道。

  这黄袍中年男子,赫然便是大周的齐王,齐渊。

  齐王双目微眯,犹如毒蛇般的阴厉,缓缓的道:“真不愧是曾经拥有圣龙气运的人,被毁成这样,都还能够爬起来,命够硬啊。”

  齐岳眼中杀意掠过,道:“父王,可要将消息传给武朝?”

  齐王沉吟了一下,摇摇头,道:“武朝如今正在与接邻的两大王朝争斗,哪有心思理会一个等死的大周,至于那废殿下,他圣龙气运被废,更是被气运反噬中了怨龙毒,想要恢复也没那么容易,如今说不得只是回光返照。”

  “你们在想屁吃。”一个身穿黑色衣服头戴黑色斗笠的人突然出现书房里。

  “你是谁?敢这么对我说话!”齐王寒毛瞬间耸立起来,毕竟在他看来居然有人能在他丝毫没有感应到的情况下突然出现,此时他在琢磨要不要跑了。

  “我看得出来,你在琢磨怎么跑了,所以你还是死吧。”神秘人看出了齐王的心思,而且直接点破了,手上瞬间画出一道四品源纹。

  灭魂纹

  一道黑色源纹直接打在黄袍中年人眉心,瞬间齐王直接就魂飞魄散了。

  然后转头看向齐岳,“留着你还有点用,你最好庆幸你还有点用吧,不然你早就死了。”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