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哼,想要动武?真当我怕了你不成?!”徐洪瞧得楚天阳这阵仗,眼神也是微寒,一步踏出,同样有着一道雄浑源气,犹如光流,自其天灵盖暴冲而出。

  那一道源气,宛如一片银色洪流,其中却是充满着刺骨寒意,寒意蔓延开来,连附近的地面上,都开始有着冰霜蔓延。

  三品源气,银霜气!

  随着两位天关境的强者对峙,顿时两股压迫感弥漫开来,令得在场的诸多学员都是感到一股惧意,生怕被波及。

  毕竟天关境的强者一旦动手,可就不是开脉境那种小打小闹,那可是动辄就山崩地裂。

  墨柒嘴角一撇,“想打架?那就来呗。”身后直接出现了无数道四品源纹。

  嘶!

  在场的各院院长,都直接倒吸一口凉气,四品源纹?在大周皇朝内,源纹造诣最高的也最多刻画出三品源纹,而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却有着无数道四品源纹。

  “阁下是何人,大周皇朝内可没有你这一号人物,如果你今天真要出手,那么齐王府和大周皇朝绝对不会放过你的。”徐洪冷眼看着墨柒,说道,毕竟齐王府后面是三大王朝之一的大武王朝啊,

  “我呢,是周元的师兄,所以大周皇朝那边你就不用担心了,至于齐王府?齐王都没了,还有心思搞我?至于大武?它现在在和另外两大王朝作战,会有功夫管一个还未恢复元气的大周皇朝?所以要打就直说,别搞的好像你有背景就了不起一样的,大武的狗,不,说是大武的狗都有些抬举你了,你最多算是个齐王府的狗!”

  如此说着,墨柒身后的无数四品源纹中飞出几道,直接围住了徐洪。

  “不可啊,小兄弟。”楚天阳急忙道,因为他怕大武。

  “是啊,师兄,别杀他。”周元也赶忙道,对于他而言乙院的院长固然可恨,但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  “呼,行吧,我可以不杀你,看在我师弟的面子上这次先饶了你,下次再用背景压我,我就真的要杀了你了。”墨柒知道现在出手有点太早了,所以索性就暂且先放他一马。

  墨柒周身的四品源纹尽数消失了,对徐洪以及在场的所有人的压迫感也消失了。

  然后墨柒回到夭夭旁边,又牵住了夭夭的手。

  “不过,你想要改玉灵瀑的时间分配,今日我绝不会同意!”楚天阳冷声道。

  徐洪眼神一怒,刚要说话,一旁的齐岳却是忽然微微一笑,出声道:“楚府主,今日的提议,并非是为了针对甲院,而是为了我们大周府所有学员。”

  “玉灵瀑对我们学员而言有多重要,府主应该知晓,以往的时间分配是建立在甲院乃是诸院之首上面,所以甲院独占三个时辰,我们没人会有异议。”

  “但如今甲院式微,若是还占据这么久的时间,未免对于其他院的学员来说有些不太公平,所以这重新分配修炼时间,乃是众心所向。”

  齐岳声音正气凛然,说出来的话,也是让得玉灵瀑周围众多学员暗自点头,因为谁都知道玉灵瀑对于开脉有着极为不错的效果,如果能够多分配到一些时间,那么他们开脉的速度,也都会提升一分。

  在为自身争取好处这一点上,人人都会保留一点私心。

  齐岳瞧得话语引得众人点头,也是暗自一笑,他望着面色愈发难看的楚天阳,道:“楚府主你虽然是甲院的院长,但也不要忘了,你同样也是大周府的府主,若是你无法保持公正的话,恐怕会失了人心。”

  楚天阳的面色彻底的变了,因为齐岳这句话,太过的诛心,若是他敢否认的话,恐怕会寒了其他学员的心。

  “你!”楚天阳腮帮子都在微微的抽搐。

  在楚天阳身后,甲院的众多学员也是无话可说,面色难看,毕竟齐岳死抓着他们甲院如今成绩不好,没有资格成为诸位之首这一点,这根本让得他们没办法反驳。

  “按照规矩,想要剥夺甲院诸院之首的位置,那也得甲院三年府试失去第一才行,而如今今年府试尚未来到,你就将甲院从诸院之首踢了下去,是不是太心急了一些?”而就在甲院众多学员面色难看时,一道平静的声音忽然的响起,众多目光顺着声音汇聚而去,然后便是见到站在楚天阳身后的那道带着丝丝书卷气质的清瘦少年。

  正是周元。

  齐岳瞧得周元说话,淡淡一笑,道:“如今甲院已经两年失了府试第一,今年自然也不会有所意外,所以这诸院之首,早已名存实亡,殿下又何必嘴上逞强?”

  “规矩便是规矩,而且我倒并不认为,今年我们甲院会再失第一。”周元也是笑笑,声音平淡,不起波澜。

  齐岳眼睛一眯,嘴角的弧度略显轻蔑,针锋相对的道:“殿下这想法,可真是有些天真,年底府试还有几个月的时间,结果已是明确,甲院又何必还占着三个时辰的玉灵瀑,白白浪费了这等修炼资源?”

  周元摇了摇头,道:“我也不觉得我们甲院在玉灵瀑修炼就是浪费修炼资源。”

  齐岳冷笑一声,道:“既然你们要嘴硬,那可敢来用事实说话?”

  “哦?”周元眉头微挑。

  “放心,并非是让你们和我打一场,那样的话,也太欺负人了一些。”齐岳似笑非笑,言语间的不屑与轻蔑,让得甲院诸多学员都是面色铁青,气愤不已。

  齐岳指向那飞流而下的玉灵瀑,眼中有着锐利之色浮现,道:“若是你们不服,那就我们各出一人,进那玉灵瀑中,看谁坚持的时间更久,如此自然就能够分辩出谁在浪费修炼资源!”

  此时此刻,他终是图穷匕见。

  “你如今早已开了六脉,身体素质强横,谁能与你相比在玉灵瀑坚持的时间?”楚天阳沉声道。

  虽说周元在玉灵瀑中表现突出,所坚持的时间也是越来越长,但要知道,齐岳凭借强横的身体素质,同样也是能够做到这一点。

  齐岳淡淡的道:“这一点,若是楚府主觉得不公正的话,那就去怪你们甲院无人,迟迟无人能够达到六脉吧。”

  楚天阳眼神一怒,刚欲说话,周元却是率先开口:“赌注呢?”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