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尊之一个神级酒师 第三十七章(补完了)

小说:元尊之一个神级酒师 作者:护余生 更新时间:2020-11-15 15:34:08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“被一头炎甲犀抢了。”周元苦笑着说道,

  “是吗?如果是炎甲犀的话,那还可以接受。”墨柒听到是炎甲犀所以语气也没有那么嘲讽了。

  (当然,嘲讽只是主角自带的一个属性,所以不存在周元后期不帮主角的情况)

  “不过炎甲犀防御强悍,就算是开了七脉的人想要收拾它都很麻烦,如果你的天元笔能够达到上品源兵的层次,倒是能够破开它的防御,但是你居然没有一身伤回来,这让我有些惊奇。”

  “额......”周元被墨柒的这话给直接噎住了,

  “好了,不开玩笑了,既然是炎甲犀,那么之前给你的玄芒术的玉简也可以练了,毕竟龙步和龙碑手有些打不动了。”墨柒突然严肃起来了。

  “嗯,龙碑手虽然刚猛,但用来对付这种防御力强悍的源兽,的确还是有点不足。”周元表示的确有些费力了。

  然后周元就打开了之前墨柒给他的玄芒术的玉简,源气灌注而进,顿时有着光影从玉简中散发出来,映照在面前的虚空,文字流淌。

  周元凝神盯着那些文字,正是玄芒术的修炼之法以及介绍。

  夭夭在一旁看着两人,而墨柒见周元在看玄芒术,也就直接“屁颠屁颠”的跑到了夭夭的身边,直接揽住了夭夭的柳腰,夭夭自然没有抗拒,直接把头靠到了墨柒的肩膀上。

  “就来修炼一下这玄芒术试试!”周元自语,显然这玄芒术令得他极有兴趣。

  想到就做,他与墨柒打了一声招呼,便是盘腿而坐,心念一动,体内经脉散发着吸力,将周身天地间的一缕缕源气,吸入体内。

  源气涌入经脉,周元心念一动,便是按照那玄芒术中所记载的压缩之法,操控着一缕缕源气在经脉中缓缓的旋转起来。

  所以当一日的时间过去时,周元已是能够在经脉中稍微顺利的掌控那“漩炼法”。

  如此又是过了五六日。

  大日升起,炽热的阳光照耀在连绵无尽的黑林山脉上,给整个天地,都披上了一层金色纱衣。

  在溪谷的一座岩石上,周元静静盘坐,而在其经脉之中,却是另外一番景象,一道源气漩涡高速的旋转着,散发出嗤嗤之声,撕扯之力散发出来,引得经脉都是在微微的抽搐着。

  这也是亏得周元经脉强韧,若是换做寻常的开四脉者,恐怕此时经脉直接就被撕裂了,但绕是如此,依旧是有着刺痛传出,但却被周元强行忍住。

  嗡嗡!

  经脉之中,隐隐有着细微的震动声传出。

  而漩涡的旋转也是越来越快,撕扯力陡然加大,令得刺痛加剧。

  周元眉头都是紧皱了起来,但却并没有打算放弃,反而是心头一狠,催动漩涡速度再度加快。

  轰!

  而就在漩涡速度愈发快速时,那缠绕在上面的一缕缕源气,直接是被压缩进了最中心处,下一瞬间,漩涡爆碎开来。

  漩涡裂开,周元也是猛的睁开双目,不过他的脸庞上并没有沮丧之色,反而是有着一抹狂喜浮现出来。

  他伸出手掌,双指并曲,心念一动,只见得在那指尖处,便是有着一层极为稀薄的淡青光芒,缓缓的浮现出来。

  淡青光芒伸缩不定,看上去仿佛极为的脆弱。

  周元双指陡然对着身下的巨岩划过,只听得嗤啦的一道声响,然后他便是目瞪口呆的见到,那巨岩犹如豆腐一般,被他双指切割开来,断裂处光滑如镜。

  周元双目放光,呼吸都是变得粗重了一些。

  “这就是玄芒术吗?好可怕的锐气,好惊人的洞穿力。”周元连连赞叹,他这一指,所有七脉以下的人,恐怕一戳就得重伤一个,甚至连七脉者,都得避其锋芒。

  “有了这玄芒术,那畜生再敢出现,我就一指戳死它!”

  “哎,天晴了,雨停了,小元子你又觉得你行了。”墨柒看着带着一点嚣张的周元,又是一句嘲讽,要不是周元定力惊人恐怕又想要打人了,当然墨柒他打不过,其他人他还打不过吗?

  事实证明,也就学府里的人他能打一打了。

  “呵呵,墨柒哥你说笑了,我现在的玄芒术大概也就在青芒,论实力也就欺负欺负那炎甲犀了。”

  如果不是他施展龙吸术,狠狠的吸了一口天地源气,恐怕就是折腾再久,他都没办法将这一缕青芒给压缩凝炼出来。

  以他如今这开四脉的实力,倾尽全力也只能凝炼出这么一缕,所以若是用来对敌,就必须一击毙敌,否则一旦拖久了,玄芒就自散了。

  “若是能够踏入养气境就好了。”周元感叹道,踏入养气境,才能够真正的算做登堂入室,开辟了气府,体内就能够储存修炼而来的源气,远比如今这样每次要动用源气,都只能可怜巴巴的从天地间汲取一缕缕并不精纯的源气好无数倍。

  而体内有了足够的源气支撑,这些玄源术才能够真正的发挥出威力。

  不过感叹了一会,周元就沉下心来,毕竟路要一步步的走,如今他要做的,就是将八脉尽数打通,为以后的修炼打好根基。

  “好了,我先去将那头畜生给宰了,敢耽误我修炼,真是不可饶恕。”周元站起身来,对着夭夭招呼了一声,便是身形疾射了出去,直奔那片山林。

  他已是要迫不及待的试试这玄芒术的威力了。

  “去吧去吧,别又灰头土脸的回来了,说又没打过。”墨柒还是就这么一句。

  周元差点摔倒,“放心吧,墨柒哥,绝对不会了。”

  然后墨柒又和夭夭开始亲热了,引得夭夭又是害羞又是十分甜蜜的。

  ...

  山中无甲子,寒尽不知年。

  而在周元待在深山中安心苦修时,那齐岳却是过得极为的不畅快,只因这段时间,不论他们如何的搜寻,都是无法找到那罗浩的踪迹,玄芒术,更是毫无影子。

  “二公子,我们已经将搜寻范围扩大到了许多城市了,但却依旧没有半点罗浩的踪迹,这个人就像彻底消失了一般。”房间中,齐陵面色难看的道。

  墨柒如果在这,又是一顿嘲讽:“你能找到?尸体我都烧了,至于神魂还在被折磨吧。”

  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