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后捏,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,然后府试终于开始了,但是在大周皇宫里的一个,额,怎么形容呢?反正就是一个小院子,院子里狗粮满天飞。

  “今天给我多调几杯酒呗。”夭夭坐在青石做的圆柱上(说白了,就是凳子,但是没有扶手啊背靠啊之类的),向坐在他旁边的墨柒说道,

  “可以啊,不过可是有代价的哦。”墨柒一脸坏笑,好了,又该开始占便宜了,夭夭脸一红,因为她知道,一旦墨柒露出这个笑容,今天她无论如何都要被占便宜了,虽然被占了也就被占了,但是羞涩还是免不了的。

  “说吧,想要什么代价。”夭夭嘟起了小嘴,说道,

  “代价不大,一个湿吻调一杯好酒怎样?”墨柒脸上露出了一个“人畜无害”的笑容,但夭夭听到这话顿时就感觉不好了,一个湿吻,一杯酒?她是知道湿吻的意思的,当即就在心里计算起来得失。

  如果是普通的吻的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但是那是湿吻啊!如果一个湿吻换一杯好酒的话好像也没亏,但是这个混蛋没说一次多久啊,如果太久的话又好像亏了,怎么办啊!夭夭在不断计算得失,思考了一会后,夭夭终于下定决心:“好,一个湿吻换一杯。”

  (来自作者的吐槽:这就答应了?要是一个湿吻半个时辰呢?你是不是血亏啊,不得不说你对酒也太有爱好了吧。夭夭:哼,对于我而言,酒才是除了墨柒以为最好的,而且早就定关系了给几个吻有怎么了?作者:额,你赢了,在下先行告退,对了广大的读者们,国庆假期作者按十张推荐票一更来给大家更新,目前有四百二十章,所以应该是四十二章,加油投吧,如果投的多作者就会多更一点。)

  “好,那就先来一个吧。”墨柒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,然后直接挑起夭夭光滑的下巴,吻了上去,然后墨柒的舌头就不老实了,直接(还是自行想象,作者不敢写)

  十分钟后,夭夭红着脸与墨柒分开了,“坏蛋,居然吻了这么久。”夭夭还在微微喘着气说道,

  “嘻嘻,没办法,谁让老婆你太迷人呢。”墨柒笑道,

  “哼。”夭夭轻轻的哼了一声,但是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因为...

  夭夭:目前好感度八十五

  “好了,酒还喝不喝了?”墨柒说道,

  “当然了,都被你占了这么大便宜了,那肯定要喝。”夭夭嘟起了小嘴,

  “那就开始了,这回是皇家菲士。”

  首先,老冰一根,然后搅拌冰杯,之后把金酒(四十五毫升)、橙味糖浆(不知道多少毫升)、奶油(二十五毫升)、半个柠檬压汁、橙花水三滴、鸡蛋一个(作者也不知道为啥要加鸡蛋)、摇冰一块、以及一个弹簧(作者也不知为啥要弹簧,当然肯定消过毒)加入到摇酒壶里,然后shake(也就是摇)开始,

  施展麒麟臂中......

  shake五分钟后,摇酒壶开始降温,开始出现白色的霜,

  shake十分钟后,摇酒壶表面出现大量白霜,彻底包裹住摇酒壶表面,

  shake十五分钟后,摇酒壶表面的霜已经融化,露出无比光滑的摇酒壶表面,

  shake二十分钟后,完成,

  麒麟臂已彻底报废...

  扔掉冰杯里的老冰,通过一个筛网,倒入原液,最后倒入苏打,拉出超高泡沫,大概超出杯口四五厘米高,最后在倒入苏打的洞里,放入吸管。

  这样一杯完美的皇家菲士就调好了,墨柒在里面注入了酒神气,皇家菲士的口感变得更好了,同时酒劲也变大了,同时具备了酒神气的增幅(详细请看第十九章)。

  “呼呼,麒麟臂要废了。”墨柒喘着气,毕竟可以想象,一直均匀的摇晃二十分钟是什么概念,直接把一道准备好的恢复纹印在手臂上,修复手臂。

  “有必要要这么久吗?”看着眼前要摇二十分钟的皇家菲士,以及正在修复手臂的墨柒,夭夭咬了咬性感的红唇,问道,

  “那是自然,肯定要摇这么久的,不然就不是正宗的了。”墨柒感受着手臂上的痛苦,强忍着说道,不过也的确如此。

  看着面前的皇家菲士,夭夭还是喝了一口,“好喝啊,但是有些莫名的心疼啊。”夭夭感觉心有些疼,

  “既然如此那就好好报答我吧,如何?”墨柒看着有些心疼的夭夭,不经也开始心疼了,但是还是有些不着调,

  “哼,那你就主动来吧。”夭夭鼓起嘴巴说了一句,但是说完夭夭就后悔了,

  因为还是墨柒挑起了她那雪白的下巴,然后直接吻住了,

  但这次,可就不是十分钟了,而是半个小时,

  “唔...哈。”终于松口了,夭夭轻轻的喘着气,毕竟有些闷了。

  “哈哈哈,那就开始下一杯吧。”墨柒笑道,然后就又开始了下一杯酒。

  ......

  与此同时,大周府的府试落幕了,但这一次的府试,却是在大周城中掀起了不小的波澜,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,便是他们大周那位传闻中无法开脉修炼的殿下,竟是在府试上大放异彩,以开六脉的实力,强势的击败了依靠破脉诀达到了开八脉的齐岳…

  此事传出,引来了诸多惊叹声,而周元的名字,也第一次不再是因为这个殿下的身份,开始在大周王朝中,有了一些名气。

  …

  大周府府试之后,便是一段长时间的假期,不过这假期对于周元而言,却并没有因为府试的胜利就有所放松,每日的修炼,依旧未曾停下。

  因为正如他对齐岳所说,在他的眼中,齐岳并不是什么强大的威胁,只是他修炼变强的道路上的一个小小绊脚石而已。

  顺脚踢开了绊脚石,他的目光,始终盯着远处。

  一个月后。

  王宫,内殿。

  周元走入殿中,他看向桌后的周擎,道:“父王,您找我?”

  周擎抬头一笑,道:“最近修炼得如何?”

  “挺好的,应该很快就能破开第七脉了。”周元回道,这一月中,他依旧日夜勤修,第七脉已然不远。

  周擎欣慰的点点头,看来府试的胜利,并没有让得周元得意忘形,放松修炼。

  “这次多亏了你,不然大周府,怕是难逃齐王府的染指。”想起之前的府试,周擎还有些心惊,忍不住的感叹道。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