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幼微的俏脸上,同样是布满着欢喜,不过旋即她柳眉微蹙了一下,有些迟疑的道:“我的气府,感觉有点不太对。”

  周元与夭夭都是一愣,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。

  苏幼微也是有些疑惑,道:“我的气府,不知道为什么,感觉被分成了两半。”

  周元一头雾水,道:“气府不都是混元一体吗?分成两半是什么意思?”

  夭夭沉吟了一下,忽然靠近苏幼微,然后扫了周元和墨柒一眼,道:“把头转过去。”

  周元纳闷不已,但还是在夭夭的注视下,转过头去。

  而墨柒以这几年的知识,大概猜到了一点,然后转过头去。

  瞧得周元和墨柒转过头,夭夭这才对着苏幼微道:“我来帮你看看。”

  待得苏幼微点头头,她方才伸出修长玉指,轻轻撩开了苏幼微衣角,露出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,白皙小腹处,柔韧平坦,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。

  苏幼微俏脸一红,这才明白为何夭夭要周元和墨柒转过头去。

  夭夭玉指轻轻点在苏幼微小腹处,美眸微闭,运转神魂之力感应。

  如此好半晌后,夭夭方才睁开双目,收回了玉指,那精致空灵的俏脸上,也是浮现出一抹惊讶之色。

  “你的气府,的确被泾渭分明的分为两块。”夭夭缓缓的道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周元这才转过头来,有些担忧的道:“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吧?”

  夭夭沉吟了好半晌,方才轻声道:“并没有出什么问题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她这气府,有可能是那传闻中的“阴阳气府”。”

  她之前为苏幼微刻画源纹时,就隐隐的察觉到后者似乎有着阴阳源根,那是一种极为特殊的根骨。

  而如今这气府有这般变化,应该也是与那阴阳源根有关系。

  “阴阳气府?”周元与苏幼微都是面面相觑,显然是没听过。

  “阴阳气府呢,是一种很奇特的气府,可以说这对苏幼微是天大的好处。”墨柒转过头来,不紧不慢的说道,

  “好处?”

  “嗯,最大的好处就是…她能够同时修炼两种功法。”夭夭将一旁打着呼噜的吞吞抱进怀中,轻轻抚摸,微笑着接着墨柒的话说道。

  “修炼两种功法?”周元与苏幼微都惊呆了,那不就是说,气府之中将会同时有着两道不相同的源气?难道两者不会冲突吗?

  “若是正常的气府,的确只能容纳一种源气。”夭夭螓首微点,“但她不一样,这阴阳气府犹如两个气府,所以可以互相容纳,不会形成冲突。”墨柒也跟着说道,这一幕有着夫妻对唱的意思。

  “不过,你以后修炼功法,必须修炼阴阳两属性的功法,万万不可修炼双阳或者双阴属性的功法,否则你这阴阳气府就无法保持平衡,最终形成冲击,自毁气府。”

  苏幼微俏脸微变。

  “而且,你修炼的一阳一阴功法,彼此等级不可差距太大,否则也会打破平衡。”

  夭夭正色道:“阴阳气府固然强横,但也有着诸多限制,当然,如果有朝一日你能够打破气府之隔,做到阴阳相融,那时候的你,必然会成为这天地间顶尖般的存在。”

  苏幼微有些忐忑的眨了眨眼,看向周元。

  周元倒是一脸的欣喜,从怀中取出了一枚玉简,道:“阳属性功法?正好,我们皇室的“炎雷诀”正是阳属性。”

  “殿下,这可是皇室之人才能修炼的!”苏幼微一惊,她当然听说过皇室的“炎雷诀”,这可是能够修炼出四品源气的功法,其价值,远超之前那“天罗手”。

  “只是四品源气而已。”周元强行将玉简放在苏幼微的手中,道:“我还嫌它品阶不够呢,不过我现在没能力,日后如果找到更高阶的,就让你转修。”

  对于周元这霸道的行径,苏幼微贝齿轻咬了咬红唇,纤细五指紧握着玉简,最终她没有再推辞,只是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,明眸闪动着水润,动人至极。

  “哦买噶,又开始了,还说不是一起的。”墨柒看着周元和苏幼微然后说道,随即把夭夭也揽进怀里。

  “都说了,墨柒哥,我们不是那种关系。”周元感觉世界又变的黑暗了。

  “哎,随便你吧。”墨柒也只能无奈的耸了耸肩。

  “对了,夭夭拿功法出来吧。”墨柒对着怀中的夭夭说道,

  “嗯。”夭夭点了点头,“既然他给了你一道阳属性功法,那我就给你一道相匹配的阴属性功法吧。”夭夭见状,也是一笑,然后从腰间的乾坤囊中取出一枚充满着寒气的玉简,递给苏幼微。

  “此为“寒冥真经”,能够修炼出四品寒冥气。”

  瞧得夭夭也是递过来一道能够修炼出四品源气的功法,苏幼微犹豫了一下,看向周元,在瞧得后者点头后,方才接过,感激道:“谢谢夭夭姐!”

  夭夭倒是不在意的道:“只是一道四品源气功法而已,日后你的实力变强了,可以试试寻找其他品质更高的阴阳源气功法。”

  “不过一定要记得,阴阳气府,重在平衡,一旦平衡打破,阴阳失衡,必被反噬。”

  苏幼微用力点头,道:“我记住了,夭夭姐。”

  “周元,别看了,你的金猿搬山纹练好了?”墨柒对着一旁在思考的周元说道,

  周元闻言,顿时只得灰溜溜的转过头去,继续埋头苦练。

  沧澜郡,坐落在大周王朝西南边境。

  当周元一行人马抵达郡城之外时,已是半个月过去。

  立于马车上,周元望着那座辽阔城池,与大周城的雄伟相比,这沧澜城显得多了一些凶悍之气,毕竟这里临近边境,常年有着战争爆发,自然多了一些森严气息。

  而且,那来往的路人中,更多的都是浑身散发着淡淡血腥气息的人影,而且都是有着或强或弱的源气波动。

  沧澜郡紧邻黑渊,不知道有着多少源师汇聚到这里,进入黑渊猎杀源兽,找寻机缘,而之前周元待过的黑林山脉与这里相比,则是有些小巫见大巫了。

  “殿下,前方就是沧澜郡城了,我们人马太多,不能进城,只能去城旁的沧澜军营寨。”陆铁山骑马过来,声音雄浑的道。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