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心念一动,内视气府,只见得气府内原本涌动的纯净源气,已经在此时尽数的化为了暗金色的源气,那些源气流动,其中隐隐的能够见到一道金色的蟒影。

  而鲜红色的气府,也是在散发着光芒,光芒照耀下,将暗金色的源气,不断的淬炼。

  “这,就是通天玄蟒气吗?”

  周元低头,在他的手掌上,暗金色的源气涌动起来,周元能够感觉到,这一道源气的力量,比起他未曾修成功法前,强悍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  此时的周元有着自信,如果现在的他再与那齐昊相战,恐怕就算不借助天元笔,他也是能够轻轻松松的将其镇压。

  “养气境内,我当属无敌。”周元的自语间,涌动着强大的自信。

  “可以啊,小元子有觉得自己行了,又飘了?要不是我现在不在养气境,你能无敌?”墨柒牵着夭夭的手,然后走了过来。

  然后墨柒和周元又说了些修炼第二重祖龙经的艰难,显然路还很长,还有很久才能走完。

  然后就是关于齐王府的问题了。

  ...

  接下来的两日,整个大周,无数的目光,都是在注视着齐王方向的动静,而在那无数的关注中,待得第九日时,齐王终于是有了动作。

  正如战书所说,齐王没有对其他的地方进行任何的攻伐,只是大军开动,浩浩荡荡的对着大周城所在的方向挺进。

  而大周方面,也是将军队集中,把大周城保护得严严实实,防备森严,以备即将到来的大战。

  周擎,卫沧澜,黑毒王三位太初境强者,更是亲自上场,安抚人心。

  整个大周,近乎所有的目光,都是汇聚向了大周城。

  而也就是在这无数关注下,当那第十日来临时,所有人都是感觉到大地在微微的震动,大周城外,视线的尽头,黑压压的军队宛如潮水一般,汹涌而来。

  杀伐的气息,笼罩了整个大周城。

  齐王的进攻,终于是如约来到。

  咚!咚!

  战鼓之声响起,传遍天地间,看不见尽头的军队自视线尽头涌来,最后停在了大周城数里之外,黑压压的阵势,看上去极具压迫感。

  杀伐气息,弥漫开来。

  无数人都是胆战心惊的望着这一幕,特别是一些大周城中的老人,更是由此想起了十数年前的那一幕。

  那一日,也是如同今日这般,大军围城,整个城市,都因为即将而来的毁灭,陷入绝望与恐慌。

  在那城墙上,周擎望着那黑压压的军队,面色虽然没有什么波澜,但那放在城墙上的手掌,却是将砖石都捏碎出了一道道的裂纹。

  显然,眼前的一幕,同样让他想起了十数年前,那给他带来耻辱的一幕。

 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,那个曾经雄心万丈的大周王上,被残酷的现实,彻底的击败,至此之后,只能困守如今的大周,犹如猛虎缩笼。

  站在周擎的身旁,周元也是凝视着数里之外那黑压压的军队,眼中有着冷光在闪烁。

  周擎深吸了一口气,看向周元,指着城外,道:“元儿,当年也是与这相似的一幕,那时候,你在城内出生,有圣龙气运。”

  “在这城外,那武王子女诞生,有“蟒雀”之气。”

  说到此处,周擎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,他喃喃道:“可是都怪父王无能,无法保护你,否则的话,如今你的成就,远超现在。”

  “你本当一飞冲天,傲视世间,睥睨诸国天骄,但却是因为我,断了你的双翼,使你在泥沼之中艰难挣扎,更是险些夭折。”

  望着眼中充满了自责的周擎,周元伸出手掌轻轻拍了拍前者的手臂,轻声道:“父王不必自责,经历苦难,未必是一件坏事。”

  “一帆风顺,直冲天际,也未必会是一件好事。”

  周元笑了笑,只是那笑容中,充满着犹如剑锋般的冷冽。

  “而且...如果那圣龙气运真的属于我的话,那么,我终归是能够再度将其拿回来。”

  周擎看着眼前的少年,那尚还有着一丝稚嫩的脸庞,却是有着同龄人不曾具备的坚毅,这让得他的自责平复了一些,或许,真如周元所说,历经困难,未必不是一种磨砺。

  不过,元儿,当年那种事,父王不打算再经历第二次,当年是为了能够让你成长,我才忍辱多年,如今你已成长,所以,为了保护这个国家,我不会再有任何的退让,即便,以身殉国。

  周擎的眼神,渐渐的变得锋锐,投向了远处那看不见尽头的军队。

  咚!

  又是有着战鼓声响起,只见得那齐王大军中,一道骑着黑马的人影缓缓上前,那道人影身披盔甲,面色冷厉,赫然便是齐王齐天。

  不论是城内城外,那无数的目光,都是汇聚到了他的身上。

  “齐天,你这叛逆,竟还敢出现在本王面前?!”周擎森然的目光,死死的锁定着齐天,寒声道。

  齐天闻言,则是嗤笑一声,道:“周擎,你这无能之人,大周如今地步,你就是罪魁祸首,我奉劝你今日开城投降,我还能保全你大周皇室最后的颜面,否则一旦城破,我定要灭你皇室,烧你皇陵!”

  话到最后,齐天声音之中,已是充满着狠毒之意,显然恨意十足。

  周擎面色铁青,声音冰寒的道:“此次平乱之后,你齐家,也当满门抄斩!”

  齐天讥讽一笑,道:“就怕你这丧家之犬没那本事!”

  “齐天逆贼,若是冥顽不灵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!”卫沧澜也是暴喝出声,声如惊雷,响彻天地。

  周元扫了一眼一旁的黑毒王,后者无奈的一叹,也是站出身来,阴测测的道:“就凭你这一个太初境,也敢兵临大周城,你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

  “我黑毒城的人马,早已准备待续,随时断了你们的后路。”

  卫沧澜与黑毒王的出现,无疑是令得齐王阵营有些骚动,毕竟太初境的强者,杀伤力太强,有时候甚至足以左右一场战场的走向。onclick="hui"